自文

[随笔] 肉麻与爱情

应该说,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了,地铁门啊,洗手门啊,也都见怪不怪了。是的,如今的我,已经可以淡定的看着对面的情侣互相揉搓对啃而面不改色目不转睛了。咦,问我为什么目不转睛?因为有趣啊,恩,虽然我能淡定,但是免费的A片,干嘛不看呢,不看白不看嘛。
  说这个倒不是今天又看见什么精彩又好看的神作,只是今天在坐公交的时候,听到后面的两位,在恋爱。在恋爱,这个词儿,挺怪异,但不是这个词不足以形容后面两位的行为。如今这社会,做爱见得多了,泡妞见得多了,搭讪见得多了,正儿八经恋爱的,少见,罕见。这二位,纯的跟什么似的,当然,真假不论,至少给我的感觉,是很纯。男的还有四站要下车了,是的,还有四站,上海的交通可谓拥堵,尤其是周日的傍晚,车行如龟速,那叫一个磨蹭。那男的便开始要求来个吻别了,那女生一口回绝:“不要,大庭广众的。”我承认,这一刻,我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这年头,居然还有如此纯洁的姑娘!
  那男的,当然是相当不甘心的,但也没有直接做出反应,开始继续东拉西扯,期间又多次要求亲一个。此时我当然不能回头,但是一边被他的情话肉麻到紧紧风衣,一边开始在脑中勾勒后面二位的形象面貌。恩,男生貌似老手,但言谈间颇多自夸自矜之语,感觉挺稚嫩。应该是个带眼睛的学生仔,就算是打工兄,也不会毕业很久。女的感觉声音柔柔的,但不糯不嗲,也应该是个学生。应该很清纯,于是我蠢蠢想要回头一看,终究还是忍住了。
  最后,终于漫长的对话结束,车子即将到站。男的出其不意迅速的封住了女人的嘴,于是传来一阵:“呜呜”的挣扎声,然后一会儿后,男人高兴的下车了。只是我突然觉得有点后脊梁发麻。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从小看的电视,只要有强奸戏,必然有此欲拒还迎的“呜呜,嗯嗯”。长大后看的邻国肉搏片,也多的是此种貌似抗拒,实则勾引的“呜呜”声。我看到了下车男生的脸,稚嫩,一副黑框眼镜,十足的学生样。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的,果然,是一个明显OL装备的女子,眉眼间,隐有媚态。见我回头,毫无羞涩,反而打量了我一眼,眼神颇为老练。男生走到窗边,她面向男生,露出了一副如九十年代港台片中纯洁女学生的娇嗔状。再一次,五雷轰顶,将我雷的外焦内嫩。
  多年的社会经验,早就教育了我,不要以貌取人,只是多年的识人经验,也很让我清楚后面这位美女的深浅。如今,真的流行,从良么……
  下一站,对男生说要坐到终点站的OL装女子下了车,高跟鞋发出咯咯的声音,向灯火阑珊的远方,走去。这一刻,很文艺,很黑色……爱情,终于还是露出了肉麻的真面目。
(摘要:  如今,真的流行从良,而爱情,剥去了肉麻,终究还是狰狞的内相。)

  总不能抛开过去,始终背负着回忆。如同蜗牛一般的隅隅而行,以至于,无法前进 / 总不能抓住现在,始终慢上了一拍,如同梦游一般的蹒跚而走,以至于,无法退避 / 这就是我,困在时空缝隙的盲者,进退不能,只有,绕圈独行。

[赏析] 十年《老友记》十年无归期

上一篇

[随笔] 开篇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随笔] 肉麻与爱情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