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自文

[情感] 我回到了这里,你呢?

想把十年这首歌放进来,可是,却发现如此苍白。或许只有苍白的文字,才能表达自己现时的胸怀。不想要声音,不想要色彩。只想咀嚼,咀嚼这份,曾经的爱。

我不记得你的生日了,我不记得你家地址了,我在我们见面的黄兴绿地,迷路了。
  十年了,一直不敢过来,一直害怕这篇曾经那么熟悉的地方。只是转瞬,就已经三千多天过去了。
  今天,下雪了,好大,苍茫洁白,把一切都覆盖了。原本就已经变化巨大的地方,更是无法辨识。突然看到了豪享来,回忆才如同漫天飞雪,奔涌而出,塞满胸臆。在这里,我们相偎相依,在这里,我们一路逶迤,在这里,我们追逐嬉戏。只是,仅仅是回忆。如严冬的寒风,刮在脸上,刺在心上。
  那么多年了,我终于,回到了这里,你呢?你在哪里?
  心脏仿佛被捏住一样,无法呼吸,写不下更多的文字,胡言乱语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真傻。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而我,就是那庸人,罢了。

分类
自文

[情感] 冰咖啡

       深夜独自不想睡 听着《心碎冰咖啡》 咀嚼苦涩的滋味。转眼八年过去了 却依然只能咬紧牙关坚称自己不后悔。       忽然想要一杯冰咖啡,看着渐渐融化的冰块,如同碎逝的时间,慢慢的把悲伤冲淡,但是一口饮下,依然是满嘴溢出的微苦。       什么都不想说 什么都不想做 记忆一直停留在那个阳光的午后 那个绿意葱葱的草地 那个波光盈盈的湖畔 那个埋葬了记忆和过往的涟漪。        一个五年过去了,再一个五年也快到了,玩弄了感情,别人的 自己的,却欠下更多的情债,谁都对不起,尤其是自己。不知未来会如何,却早已注定了结局是怎样。       始终是要去地狱的,那里我谁都不会遇到,因为如果有第十九层,我一定是在那里定居的。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可以心平气和的打下这些可怜的文字,记忆下我此时的心情。这很好,真的很好。

分类
自文

[随笔] 肉麻与爱情

  应该说,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了,地铁门啊,洗手门啊,也都见怪不怪了。是的,如今的我,已经可以淡定的看着对面的情侣互相揉搓对啃而面不改色目不转睛了。咦,问我为什么目不转睛?因为有趣啊,恩,虽然我能淡定,但是免费的A片,干嘛不看呢,不看白不看嘛。  说这个倒不是今天又看见什么精彩又好看的神作,只是今天在坐公交的时候,听到后面的两位,在恋爱。在恋爱,这个词儿,挺怪异,但不是这个词不足以形容后面两位的行为。如今这社会,做爱见得多了,泡妞见得多了,搭讪见得多了,正儿八经恋爱的,少见,罕见。这二位,纯的跟什么似的,当然,真假不论,至少给我的感觉,是很纯。男的还有四站要下车了,是的,还有四站,上海的交通可谓拥堵,尤其是周日的傍晚,车行如龟速,那叫一个磨蹭。那男的便开始要求来个吻别了,那女生一口回绝:“不要,大庭广众的。”我承认,这一刻,我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这年头,居然还有如此纯洁的姑娘!  那男的,当然是相当不甘心的,但也没有直接做出反应,开始继续东拉西扯,期间又多次要求亲一个。此时我当然不能回头,但是一边被他的情话肉麻到紧紧风衣,一边开始在脑中勾勒后面二位的形象面貌。恩,男生貌似老手,但言谈间颇多自夸自矜之语,感觉挺稚嫩。应该是个带眼睛的学生仔,就算是打工兄,也不会毕业很久。女的感觉声音柔柔的,但不糯不嗲,也应该是个学生。应该很清纯,于是我蠢蠢想要回头一看,终究还是忍住了。  最后,终于漫长的对话结束,车子即将到站。男的出其不意迅速的封住了女人的嘴,于是传来一阵:“呜呜”的挣扎声,然后一会儿后,男人高兴的下车了。只是我突然觉得有点后脊梁发麻。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从小看的电视,只要有强奸戏,必然有此欲拒还迎的“呜呜,嗯嗯”。长大后看的邻国肉搏片,也多的是此种貌似抗拒,实则勾引的“呜呜”声。我看到了下车男生的脸,稚嫩,一副黑框眼镜,十足的学生样。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的,果然,是一个明显OL装备的女子,眉眼间,隐有媚态。见我回头,毫无羞涩,反而打量了我一眼,眼神颇为老练。男生走到窗边,她面向男生,露出了一副如九十年代港台片中纯洁女学生的娇嗔状。再一次,五雷轰顶,将我雷的外焦内嫩。  多年的社会经验,早就教育了我,不要以貌取人,只是多年的识人经验,也很让我清楚后面这位美女的深浅。如今,真的流行,从良么……  下一站,对男生说要坐到终点站的OL装女子下了车,高跟鞋发出咯咯的声音,向灯火阑珊的远方,走去。这一刻,很文艺,很黑色……爱情,终于还是露出了肉麻的真面目。

分类
未分类

[随笔] 开篇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没想到自己会写什么博客,不过既然这个空间买了,那就用着吧,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就当是梦话连篇,胡言乱语罢了。却不指望有谁来看,更不喜望有谁来看。

  小时候,看见一篇童话,名字却记不得了。说的是一个国王长了兔子耳朵,给国王做帽子的裁缝受到国王威胁不敢说给别人听,但憋着实在难受,就找了个树洞,对着里面大喊:国王长了兔耳朵。结局却是更不记得了,貌似是树上长出了叶子,吹出来的曲子都是:国王长了兔耳朵。  不知道这个童话想要表达什么,难道是表达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鼓励孩子们,被发现了秘密就直接灭口,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好在有了网络,我们的秘密,有了发泄的地方。不至于会疯掉。那么,这个博客是不是应该叫做:灭口站,或是秘密堂,又或者是隐私殿……?  哈,越想越是有趣,谨以此为开篇吧,洗洗睡了。

分类
自文

[情感] 乱想

不知道她的孩子会长的什么样呢?如此明眸善睐的女子所生养的孩子,当如莲藕般洁玉粉嫩吧?倘若是女婴,当有一双如她母亲般明亮的大眼吧?“怎么?我眼睛比你大你很不忿么?”灵动而顽皮的笑容哟,让人忍不住想要掬在手中,细细端详.  倘若是男婴呢?父亲长的是极帅的,温儒谦雅,说不尽成熟可靠.孩子当也能得遗传,生得一表人才吧?“兄弟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和她的误会,我一定帮你澄清!”掷地有声的话语,如此让人心定.  以上,祝 最爱的女子 与 最好的兄弟 结婚周年快乐……

分类
自文

[随笔] 关于信仰

  应该说,我是没有信仰的,又抑或说,我是什么都信的。我畏惧神灵,畏惧鬼怪。我深信这个世界上有报应,我也深信这个天上有天堂,脚下有地狱。

  我做事的时候,并不是拍着良心的,而是会畏于这天地间的冥冥之意,深恐有违天道易遭报应。对我来说,这世上不仅有三清道尊如来佛祖上帝真主,还有更多更多我们所叫不出来的,所不了解的神灵存在的。

  只是这种信仰方法,一般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宗教,大抵都是排他的,我这样的兼容并蓄,非但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益处,怕是有一天,会被天上的各位大大认作墙头草,一不小心便将我干掉了。有惧于此,我便信了天主。何故?主说:信我者,得永生。恩,我信了,我想,永生,总是好的……

  只是依旧的,我还是畏于别的什么神灵的,他们时时刻刻的注视着这天地,这苍生。他们总是在记录着的,善的,恶的,或许无人知晓,但是,你总是瞒不过天上那些老大们的。所以,在为恶时,抬头看看天吧。

分类
自文

[随笔] 这个世界,真的有缘分

  在极早的时候,就对这个域名上了心,总想要据为己有,只是一直在别人手里撰着,价格也开的是极高的。忽然就坎坎坷坷的8年过来了,原本是早已忘却的一干二净了,却因为一时打错,居然就发现辗转到了自己熟人这里,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倘单单如此便也罢了,偏这熟人还是本家,关系是相当的铁,偏是这熟人与我是一般的心思,想要当作日记来记些什么。只是这熟人偏还是个忙人,一直抽不出空来倒腾。  嘿嘿,既然如此那可没什么客气的了,这域名,便归了我吧。

  只是这网站程序,便不是我擅长的了,姑且,这么用着吧,目前看来,还是相当简易的。  便以此篇,聊以代序,做了开篇之语;便将这时间,调到了2000年1月1日,那岁月长歌,悠然微扬之时。